贺建增

2004年, 33岁的贺建增做出了一个让人惊讶却又深思熟虑已久的决定,离开从事十多年之久的高薪IT业,投身有机农业,换句话说,去当农民,去种地。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贺建增

贺建增

面前的这位企业家前额微秃,面容平和,散发出书卷气质,很难与农民身份联系起来。但是他眼神中自然流露的真诚和时不时停顿的微笑,又让人感到他的朴实敦厚,那是农民特有的亲切。

十年了,从IT工程师到农民的转身,充满艰辛。回望来路,个中许多情结都已找不回最初的表达,只有一种类似精神的感召和理想的力量让贺建增坚守在这片深爱的土地上,承载着他的热情、理想和生命时光。

从“IT”人士到农民的转身

不得不重提2004年,这年,33岁的贺建增做出了一个让人惊讶却又深思熟虑已久的决定,离开从事十多年之久的高薪IT业,投身有机农业,换句话说,去当农民,去种地。

就像鲤鱼跳龙门,对于寒门学子来说,龙门是农村到城市的入场券,只见往外跳的,少见往回走的。对于贺建增的选择,身边的很多人都表示不理解。出身农民,心中多少会有对家乡、对土地的情结,可是类似的情结很多人都有,有人把它放在心里,有人把它诉诸笔端,像贺建增这样难以忘怀到把人生的方向彻底转向,从一个对着电脑工作的人,变身俯首土地甘做孺子牛的农民,罕见。他究竟是为了什么?

他博客中的一篇文章或许可以作为回答:

“有感于都市的生存环境,食品安全问题频繁发生,各种怪病层出不穷,好多成年人的病提前出现在儿童人群,如高血压、高血脂、高血糖、脂肪肝、乳腺癌等,真是让人触目惊心,我们渴望健康饮食!

回到农村老家,山区纯净的资源未被开发,很多劳动力闲置,很多纯天然产品自生自灭,很多土地荒芜??而农民贫穷落后,没钱供孩子上学,没钱看病??把农民组织起来,开发山区资源,带领农民做他们擅长的事情,让农民的勤劳、淳朴、诚实变成财富。

于是梦想,让城市人吃上健康、原生态的食品!让农民增加收入,过上幸福生活!成就人生事业,做对社会有贡献的人!”

2004年,贺建增回到了山西老家,那是西北高原的深山里。那儿远离城市、工厂、矿山和交通主干线,是一片土壤、空气、水源都未受污染的净土。

为了了解创业前景,贺建增开始了跑村串巷的调研。半年下来,他走过了山西40多个县、200多个村子,发现自己的家乡日照充足、昼夜温差大,农作物生长期长,营养积累丰富,对于发展有机农业来说十分有利。此外,他还发现人人都有获得健康的愿望,且这个愿望随着环境的恶化、食品安全问题的凸显与日俱增。这让他坚定了投身有机农业的决心和信心。

在他看来,吃有机食品,过有机生活,这是未来获得健康的根本。有机农业在生产中完全或基本不用人工合成的肥料、农药、生长调节剂和畜禽饲料添加剂,通过有机肥满足作物营养需求,采用有机饲料满足畜禽营养需求,可以让人们获得健康的食品,进而拥有健康的身体。

他还有个隐而不言的理想,那就是在实现有机农业生产、不减产的基础上,还要实现有机农业生产和有机乡村建设相结合,找到以有机生产为基础的农村社会发展模式。

不过,面对阔别30多年的家乡,面对一无所知的农业,贺建增突然发现自己有机农业的先进理念在家乡遭遇了“水土不服”,很多基层政府根本不吃他那一套,都是表面上认可,但强调操作起来有困难。思维的错位、对方的不解让他产生了巨大的心理落差。

没办法,2005年,贺建增租来了十几亩地,又发动身边的亲人朋友筹了八十多亩地,参与到了有机农业模式的摸索中。

衡荣生态农场一景

衡荣生态农场一景

与平朔煤矿合作

在这片“前途难料”的实验田上,贺建增先是杂粮和药材倒茬种植,试验小循环。可是,他种地经验不足,土地不施加化肥农药后,病虫害增多,减产难以避免,品质也很难保证。

就在这个关键时刻,2006年,贺建增结识了平朔煤炭矿区生态中心主任和董事长。矿区有大量的复垦土地需要,对有机生态产业链很有兴趣,贺建增有实践有机农业的需要。一个有地有钱,一个有理想有情怀,两者一拍即合,旋即开展合作,一个决定衡荣发展的历史转折点产生了。

2007年,贺建增在平朔煤矿复垦的土地上种起了乔木、灌木为一体的植被体系,并选择了有经济价值的多年生中药材和草本植物。贺建增还发现,煤矿上千亩需要复垦的土地上只是简单的栽树种草,这给冬春季节带来了巨大的防火压力。了解到这一点后,贺建增以几百亩为一单元,用乔木、灌木竖起了充分的隔离带,冬春季节的防火压力消失了。

在产业体系上,贺建增力图使各个链条都有价值。他引入了猪、鸡、牛羊、食用菌、大棚蔬菜等内容,对有机产业链的模式和各个节点的技术做了大量的实验,用5年的时间形成了一个植物、动物、微生物的有机循环体系。

这是一个“黑色产业链”上打造的“绿色产业链”,是贺建增向往的绿色生态图景——在树木消失、钻探轰鸣、尘烟漫天、空气污浊,无数“黑金”被一吨吨运出,因为人类索求而千疮百孔的土地上,乔木、灌木丛生,猪、鸡、牛羊、食用菌、大棚蔬菜等共存。

借助平朔的平台,贺建增站稳了脚跟。很多人开始相信贺建增钻研有机农业的决心。时间久了,有朋友感慨其当初的身份和农民的状态,送他一个“IT农民”的称谓。

贺建增想了又想,认为这个称谓倒也妥帖。第一,IT象征高科技,需要智慧、专业和技术!有机农业,抛弃了常规的化肥、农药、化学添加剂、防腐剂等,做到保质保量储存需要智慧、专业和技术。第二,IT象征领先、时尚、品质!有机农业正是在倡导人类安全饮食,引领品质生活新时尚。第三,IT象征创新、学习力和行动力!

现实当中的困境

与平朔煤矿五年“甜蜜”合作期间,贺建增在山西老家的有机农业实践也不断开疆拓土,从2005年的90多亩地,达到了万余亩,面积上成百倍地增长,参与的地区也远达原平、朔州、五台、太谷等地。那些地方大多自然环境良好、常住人少,但却交通不便,耕地多无人种植而荒芜。

这些客观存在的因素是搭建有机农业的良好基础:海拔高加上倒茬种植,作物病害虫少;放养的山羊有吃不完的草;偏远地方的老村民受现代化学农业的影响相对要小,而且运输不便也使得他们接触到化肥农药的机会减少。

为了保证有机产品的品质,贺建增还要求他麾下的农场、农户都要认同有机理念、耕种过程中不使用农药和化肥;养殖密度合理,散养为主,不喂含抗生素和激素的饲料;要公开透明,愿意公开其生产方式和方法,帮助消费者获取信息,保护消费者权益。

可是,有机农业信任的建立一直是难题:一是从事有机农业的农户规模小,易受周边环境影响,不同意通过有机认证;二是认证需要费用,体量小的农户增加的成本很高,不适合进行认证。

2014年,贺建增参加了道和环境与发展研究所组织的“绿色创业会2014”。道和是目前极少的几家专注于扶植绿色产业中小企业的孵化加速平台之一。作为一家推动可持续发展的公益机构,道和认为经济是驱动可持续发展的直接因素,主张以市场驱动,推动经济与社会变革。为此,他们从2013年起,组织有见识、有建树的各行各业专家,组建了强大的导师团队,这里面既有大型500强公司的高管、投资机构的代表,还有咨询、律师等专业公司的精英以及扶植创业项目的机构人员等。

导师团队对贺建增和他所持有的理念十分欣赏。面对贺建增还有待完善的渠道建立、市场培育等环节,导师们在实地调查、深入调研之后,给了很多真诚中肯的建议。结合这些建议,贺建增更加清晰了自己下一步的方向,他希望用十年的经验和经营成果为现有的有机农业企业和农场提供服务,把过去十年来形成的技术以及专家团队凝聚起来,面向中国有机产业做系统服务。

最不应放弃的就是理想

从最初下定决心投身有机农业到如今已经十个年头了,这是一个婴孩成长为少年的宝贵时光。回首来路,变化的地方很多,知识、见识、视野??可对贺建增来说,有一样东西始终没变,那就是理想。

“选择被辅导企业的标准,第一个是选人,也就是说他在自己经营尽管可能是微利,甚至可能是亏损的情况下,他也会坚持做有机农业。”

“希望参与进来的村子能做到人力和资源的100%投入,这样才可以建立一个足够信任的体系。”

对于贺建增来说,这是对自己内心理想的坚守,对所求目标的坚持。哪怕这份坚守与坚持被人们认为理想主义,嘲讽百千,也不在乎。

有一次,贺建增跟一家规模很大的有机销售厂商沟通合作。经过实际食用和技术鉴定,确认了优秀品质后,对方接受了报价,初步签订了合同。没想到在进一步联系时,却遭遇对方负责人换人,被要求产品不熟悉需要重新检测,连商品的价格都被侃去将近50%。

类似的事情太多了。在贺建增看来,很多人没有理解有机农业的实质和真谛,甚至“全中国真正了解有机农业的不超过100人”,可是“哪怕会亏损,也要对有机农业事业的坚持”,这才能把中国的有机产业做大做强。

对于家庭,过去十年,贺建增没往家里拿过一分钱,少有的一点点贡献,也就是提供农场产的粮食、蔬菜。贺建增在对家人歉疚的同时,也对此颇为骄傲,“比一般人吃的安全,吃得好”。

提及女儿,贺建增自豪之情更是溢于言表。有一次,贺建增上小学的女儿被问到爸爸在做什么,小小年纪的她脱口而出“爸爸在为人民服务”。在女儿心里,这是挺好的事。贺建增也为女儿的平和心态感到很骄傲,身教重于言传,平时他习惯用手绢,穿布鞋、衣服不破不淘汰,女儿也没有沾染上对物欲的攀比、对名利的追逐等心态。女儿还说,长大之后“能干啥就干啥”,这让贺建增也颇为满意,说明女儿不偏执、不强求,心态很平和,就像他对公司名字寄予的寓意那样:平衡,才能恒久,恒久才能永荣。

下一个10年就要开启了,下一步,贺建增不贪大,不求利,只想把有机乡村的模板做好,做好几个县,“反正这辈子就种地了”。这份淡泊的心境,已然是大自然给予贺建增的最好回报。


标签:

最近更新

热门

导购指南